夜殇Yoru

目前主产出楚路,半爬墙,最近沉迷陆地夫妇

cp洁癖,其实脾气不好,谨慎关注

懒癌写手,更新随缘,脑洞多就是不写,任性

【楚路】一次访谈(2)

*有(2)说明就会有(3),说不定还会有4和5.......

*对自己能够什么时候完结失去了信心

*写到哪里是哪里说的就是我

*给大家安利一首纯音乐:通し合う心

*惯例提醒:欧欧西,这个路主席不可能这么话多

*撒泼打滚求评论QAQ


克里斯汀的声音扯回了路明非的注意力:“恕我问一句,您和楚子航吃饭的时候会AA制吗?还是说由一方请客?”


“这个啊,师兄一开始跟我约会的时候是请我吃饭的,后来就谁卡里钱多点就谁给。”路明非说到这里眉峰皱起,严肃地表达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实。“事实上由于师兄一直比我有钱,所以基本上都是他买单,回去之后我再微信转账平摊一半饭钱。”


听闻...

2017-06-25

真情实感一发

其实我是一个特别爱慕虚荣的人

我就是特别想听人夸我

虽然写文的人不应该这样

应该兢兢业业默默无闻埋头苦干那种朴实的才对

可我就是特别想跟看我的文的人聊聊天

因为没评论,爱慕虚荣的标准只剩下了有多少个小红心和小蓝手,可我有时候真的不会对我的文的热度有一个确切的概念。往往到了很久之后,我才发现,【咦原来这篇文热度这么高的吗】

非常惆怅了

2017-06-19

【黑真/ABO】因为是你(7)

*给这个坑填把土,被人吐槽说一个表白憋了半年orz

*原作+ABO设定,私设如山,OOC

*警告:小黑的人物形象崩坏注意

*前文:(1)(2)(3)(4)(5)(6)

*PS:表白尚未成功,但快了



“真昼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
竭尽全力去争取什么,这种事情,他一向不会去做。


但如果那个人是真昼的话,如果是真昼的话......


“什么?”真昼迷惑地眨了眨眼。


“我......”小黑嘴唇微启,吐出一个字后又抿紧,随后咬咬牙说道:“对不起,之前没答应你的提议,导致了现在这种情况。”


“没事啦,小黑你没有做错什么啊,为什么要道歉?”真昼摆...

2017-06-17

有没有人可以投喂我一个汉尼拔版楚路,我说真的

而且是楚子航吃路明非那种

(看我真诚的眼神)

如果问我为什么一时兴起的话,大概缘由于有光那篇死侍楚了吧😌😌😌

2017-06-17

开放一波点梗,虽然我很有可能根本不会写

当作是600粉的福利吧

虽然我500粉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福利过

cp限定于楚路(不写车不写车不写车)

emmmmmmmm,就不打tag了,因为不是很想有更多人看见(那你点梗来有什么意义)

话说有人想看高达00里面傻子那和皇女玛丽娜的粮吗,没有的话就当我没说过

话是这么说,最近沉迷陆地夫妇的我也不想写文

真的,陆地夫妇的糖,谁吃谁知道,我tm第一次这么真情实感的饭三次元bg的cp,嗑到迷幻。宛如我当年嗑凯源😂😂😂😂

顺便求个一起嗑陆地夫妇的小伙伴😂😂😂😂

2017-06-13

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。

老邦迪:

我的就是我的,不是你的。


盐罐子:



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:



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,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。



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。






1. 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,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【LOFTER知识共享协议】



如图:









2....

2017-06-13

陆地夫妇怎么还不发糖啊我要死了

2017-06-09

好看的人就是要跟好看的人在一起啊!

2017-06-08

分享一波江苏卷作文的答题思路


楚子航版本:

在楚子航小时候,楚天骄是开着单车带他四处逛的。早上他坐在楚天骄自行车后座上上学,晚上他坐在后座上,吹着凉爽的晚风,看着江边夜景。在苏小妍改嫁后,楚子航坐上了后父的豪车

再之后,他自己开着豪车载着那个小衰仔去和陈雯雯吃饭

在【楚子航】被遗忘后,唯一记得他的存在的路明非,坐在师姐借来的车里,闯入了尼伯龙根。

路明非版本:

小时候路明非羡慕别人可以有父母开着豪车接送,高中时羡慕别人可以开着豪车载着心爱的女孩出去玩,大学时当了学生会主席,想要载的人,要不就已经被抹消,要不就天各一方

“主席,那辆布加迪威龙放在车库蒙尘已久,您真的不开开吗?”

“为什么要开,它跑得过时光吗,可...

2017-06-07

深夜试图吹一把路明非

“他稳重,可靠,可以单枪匹马优秀地完成任务。”

“他是师弟师妹们崇拜敬仰的对象。”

“仅仅是注视着他真诚的看着别人的眼睛,耐心地倾听对方的抱怨的样子,就让人怦然心动。”

“然而这并不是他的全部。”

“他的强大,是在你闭上眼睛绝望地迎来死亡之前,以一己之力将可怕的怪物重伤。”

“他的温柔,是在你脸色苍白呆呆的看着他之时,担心地询问你有没有受伤身上痛不痛。”

“他的威严,是在你灵魂颤抖几欲在那黄金瞳下臣服之时,以纯然绝对的姿态屹立的皇帝。”

“我一直都深信,终有一天他会成长到超越我和恺撒的地步。”青年视线低垂,语气间透露着别样的情感。

“他是未来引领卡塞尔之人。”

“在他身上孕育...

2017-06-05
1 / 15

© 夜殇Yoru | Powered by LOFTER